您现在的位置是:安徽新闻综合网 > 新闻娱乐 > 私生子 > 社会抚养费 去年收了2.11亿去向仍是谜[2014-08-25]

社会抚养费 去年收了2.11亿去向仍是谜[2014-08-25]

时间:2017-07-08 05:22  来源:网络整理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社会抚养费 去年收了2.11亿去向仍是谜

社会抚养费 去年收了2.11亿去向仍是谜

社会抚养费 去年收了2.11亿去向仍是谜

东莞市财政局通过南都首次公布各镇街(管委会)征收额,莞城收最多 南都记者收集数据发现,今年新增7镇街公布征收标准,4镇街仍未公开

南都讯 近日,广东省审计厅首次披露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审计情况,结果显示,部分地方政府存在截留社会抚养费等征收管理违规问题。一时间,社会抚养费再次引发广泛关注。

东莞社会抚养费信息公开情况如何?早在今年1月,南都对此进行了持续性关注。两会期间,东莞市财政局首次向媒体公布了2013年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,但未提及各镇街具体征收情况以及用途。当时,南都民调数据实验室通过数据收集发现,即便是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各镇街公布情况也是参差不齐,有11个镇街未公开相关标准,而且,多镇街还存在“倍数”标准模糊的问题。

时隔超过半年,东莞社会抚养费信息公开情况有所进步。近日,东莞市财政局向南都首次公布了2013年东莞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确切数据以及各镇街征收额,其中,去年东莞全市征收总额为2 .11亿;33个镇街、管委会中,莞城征收额最高,达2308 .99万,其次为厚街、大朗、东城、虎门、万江、南城。

近日,南都民调数据实验室还再次通过数据收集发现,在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方面,此前未公开的11个镇街中,有7个镇街于上半年陆续公布了相关标准,还有4个镇街未收集到相关标准。另外,还有5个镇街更新了今年的征收标准。不过,数据显示,各镇街征收标准不一,同孩不同价以及征收标准模糊等问题仍然存在。

社会抚养费用到哪去了,它到底抚养了谁?这一市民最关心的问题目前仍是个谜。东莞市财政局回应,按照现行财政体制,社会抚养费属镇(街)财政收入,东莞市社会抚养费按规定纳入镇(街)财政预算管理,统筹使用。各镇街征收的社会抚养费划入国库后,市财政全额拨付给镇街财政,由镇街财政统筹用于综合预算安排支出。

作为社会抚养费征收主管部门,对此,东莞市卫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社会抚养费如何公开、公开哪些信息,上级未给出具体指导意见,目前,暂不便回应。

数据分析

2013年东莞社会抚养费征收额

东莞征收总额为何前后公布数据相差1亿

近日,东莞市财政局独家向南都回应,2013年东莞市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为2.11亿元。但是,南都记者查询发现,早在今年1月7日两会期间,东莞市财政局局长罗军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透露,2013年,全市社会抚养费总数约为1.1184亿元。

前后公布的总额数据“打架”,相差额度高达到1亿。

对此,东莞市财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,“是统计口径不同造成的问题,1.184亿元是1月份已经入国库的数字,2.11亿元是今年7月份最新统计的进入社会抚养费专户的数字。”

去年征收额莞城最高四主城区进入前七位

此次,2013年各镇街社会抚养费征收额为东莞首次对外公布。

南都记者梳理对比发现,33个镇街、管委会中,征收额最高的前七位分别是莞城、厚街、大朗、东城、虎门、万江、南城。其中,最高的莞城达到2308.99万元。

四个主城区位列前七,对比发现,莞城征收额是其他三个街道几近或超过1倍,其中莞城高于东城(第4位)1033.04万元,高出万江1232.47万元,高出南城1328.46万元。

此外,数据对比显示,麻涌、谢岗、松山湖征收额为最低的3个镇街(管委会),分别是151.86万元、82.24万元、23.87万元。

农民收入相近厚街年征收额高出塘厦1363万

南都记者了解到,社会抚养费征收额主要与上年收入水平、当地征收“倍数”标准以及当年缴纳社会抚养费的人数、超生情况、户籍有关。

数据对比显示,上年镇区农民人均纯收入、征收标准相近的部分镇街,全年征收额呈现了较大差异,这也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上年镇街存在违法违规生育子女情节的程度。

以虎门、常平两镇为例,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是32601元、32853元,征收标准同为3倍,虎门年征收总额高出常平259.09万。另外,以厚街、塘厦为例,上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是征收标准31420元、31821元,征收标准分别为3.5倍、3倍,但是,厚街征收总额位居各镇街第二位,高出塘厦1363.21万。

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

七镇街今年首晒五镇街更新今年标准

今年1月,南都民调数据实验室通过东莞市政府的信息公开网、各镇街的官方网站收集数据发现,在32个镇街中,仅有东城、中堂、高埗、道滘、桥头、石排、石龙、望牛墩、虎门9个镇街主动公开了2013年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(即征收基数和征收倍数),仅占总数的28%;另有12个镇街仅在2012年之前公布过征收标准;有11个镇街从未通过上述途径向社会公开过相关标准,占总数的34%.

近日,南都记者再次进行数据收集,对比发现,此前从未公开标准的11个镇街,有7个已于今年上半年陆续公布了征收倍数,分别是沙田、东坑、石碣、大岭山、凤岗、常平、横沥,未收集到莞城、清溪、企石、麻涌相关标准信息。

另外,曾经公布过征收标准的镇街中,万江、中堂、石排、虎门、厚街等五个镇街更新公布了2014年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。其中,万江街道办表示,该街道2014年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已公布在各社区的公布栏,“城镇居民超生一个子女的,对夫妻双方分别以我市上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额为基数,一次性征收3倍的社会抚养费。”

而虎门今年公布的征收标准信息则直接明确了每人征收额,以超生一个子女为例,城镇居民征收140000元,农村居民征收98000元。

同孩不同价,一孩抚养费石龙是常平两倍

近日,南都记者收集的最新数据显示,与今年1月情况相似的是,镇街征收标准不一,甚至征收倍数标准模糊的问题仍然存在。

目前,已公布过征收标准的28个镇街中,以城镇居民超生一孩为例,有14个镇街征收倍数为3倍,6个镇街征收倍数大于3倍。

这也意味着,在东莞同样超生一孩,在不同镇街需要缴纳的社会抚养费也会大不同。以石龙、常平为例,石龙征收标准为各镇街之最,为6倍,常平征收标准为3倍。若城镇居民超生一孩,按照2013年城镇居民人均支配收入46594元来计算,石龙的城镇居民超生一孩要征收27.96万元社会抚养费。而常平城镇居民超生一孩则要征收13.98万社会抚养费,两镇相差额约14万。而且,从征收额来看,经济实力更强的常平其社会抚养费反而低于石龙。

此外,最新收集数据显示,7个镇街还存在社会抚养费标准模糊的问题,其中东城、高埗、谢岗、大朗、沙田、大岭山征收倍数为3~6倍,而黄江则为3~4倍。

不过,相比今年1月的统计数据,也有镇街在这方面有了进步。此前,中堂公布的征收倍数为3~6倍,万江为4~5倍,而今年公布的最新倍数显示,两镇都明确了具体倍数为3倍。

社会抚养费去哪儿



TAG标签: 社会抚养费 | 征收 | 镇街 |